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影视

大魔女笔记 8."善","恶","邪"

发布时间:2019-09-24 19:03:55

大魔女笔记 8.善,恶,邪

“认认真真的毁灭……啊。↑,”

洛基低着头沉思着,与她离开方向相背的,是蹦蹦跳跳的白兔。

即便没有发生什么战斗,双方也只是和平的谈了谈话而已,但是看起来,洛基已经在这里输掉了。

并不是输在了实力上,而是输在了觉悟上。

“白兔……”

洛基回过头,小声的嘀咕着,“你还真是给我出了一个大难题啊。”

大家的实力都在伯仲之间,因为世界是均衡的,是有制约的,所以,“善”与“恶”,自然也是均等的。因此,洛基不会在实力上输给白兔,自然,也不会赢。

如果只是单纯的力量上的角逐的话,这一场战斗估计永远都不会结束。所以,这时候需要的,就是所谓的“觉悟”,或者説,是名为“意志”的东西。

然而在这一diǎn上,白兔却远远的超过了洛基,尽管她们并没有选择在这个时间开战。

白兔是“恶”,毫无道理的,纯粹的“恶”,而且她并没有任何的迷茫,只是遵循着心中的行动,单纯的作恶而已。而洛基,则像是被世界上的观念束缚住了一样,对她所代表的“善”产生了怀疑。

不可能赢的,而且,説不定还得感谢一下,白兔没有在这里就解决她。

这下……该怎么和莉莉丝解释呢?对方逃跑了?战斗没有开始的气氛?

不不不,撒谎可不是自己应该做的。距离莉莉丝回来应该还有一阵子,赶紧……再想想补救的措施……

……

“嘿。洛基?”

那是光凭感觉。就能让洛基不寒而栗的气息。明明注意到了身形。可是,她的气场却比身体要更快速的席卷了过来。

不是折返回来的白兔……而是……

黑兔,吗?原来她也,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跑到了这里来?

白兔的双眸是清澈的,单纯的,虽然里面只充斥着“恶”,但是这样单纯的“恶”,还是让她不那么的让人畏惧。但是……黑兔就完完全全的和白兔不同了。

黑兔代表了的东西。是“善”也是“恶”,或许应该叫做“邪”,她的双眸无时无刻不透露着狡猾,谁也无法企及的狡猾。她依靠着这一份狡猾,弥补了原本智力与判断上的不足。

正是因此,她才会显得如此的浑浊,她才会给洛基感觉,比白兔还要难对付。她绝对不是一个成为敌人的最佳人选,或许做朋友,反而更好些

大魔女笔记  8."善","恶","邪"

只是……这就真的好么?这样狡猾的朋友。説不定就会在什么时候在你的背后捅上一刀。没有绝对能限制住她立场的条件,和她成为朋友。真的好吗?

“是你啊。”

洛基深吸了一口气,在没有知道黑兔有什么古怪的打算之前,她并不想暴露自身更多的弱diǎn。

其中,肯定是包括着,刚刚与白兔见面,却输在了气势上这件事。

“找我……做什么?”

黑兔与白兔并不在同一阵营,事实上,自己,白兔,黑兔,也根本不可能选择出现在同一个阵营。“善”,“恶”,以及处于中间的“邪”,是不可能再一次融合的了。

虽然摇摆不定的黑兔,在平常人眼中就是一株墙头草,但是这似乎对她来説也不是什么羞愧的事。在自己打算与夜魔女联手把她们两个封印的时候,黑兔就选择了和白兔一起合作。

而现在……她找上的,是自己么?那么,这又是为了什么理由?

“不,我已经知道要做什么了。”

洛基沉下声,“你是想和我一起,把那只白的给干掉吧?”

“嗯,没错,和聪明人説话就是简单。”

黑兔的帽子在不断的摇晃着,“二,对一,没有外人的干扰,我们是不会输掉的。但是,尸体归我所有。”

目的,分明就是那最后一句的“尸体归我所有吧”,虽然不知道黑兔想拿白兔来做什么实验,但是……

“重diǎn不是那个,为什么……选了我?”

明明自己明显在疑惑,迷茫着,明明现在去和白兔一起合作的话,更加的对黑兔的胃口……

“因为这次我想当好家伙,不行么?”

黑兔説着拉起了洛基的手,“不跟我来么?白色的家伙还没走远,机会,可是只有这一次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犹豫是达到目的的劲敌。”

见洛基还在思索,黑兔説道,“反正只是一个任务,目的达到了,不就可以了吗?”

……

是啊,反正这一次的目的,仅仅只是把白兔给干掉,这样而已啊。

完成了,不就行了么?无论是自己,还是借助别人的力量,亦或者是用什么奸邪的计策。

只要能够完成就可以了啊。

直到在恍恍惚惚的与黑兔一起,追上了仍旧蹦蹦跳跳离开的白兔的时候,洛基也仍然是这么想的。

可是,这样的思考,这样的想法,却感觉和谁是那么的相似。

是黑兔的思考方式影响了自己吗?还是説……

“哟!白色的。”

黑兔同样蹦蹦跳跳的朝着白兔打招呼,从这一diǎn上看,这两只兔子,根本就是一样的。她们跟其中有一个是巴比伦乔装的,两个洛欣不同。

黑兔与白兔,甚至还要加上自己,本来就是一体共生的。

“为什么不走快一diǎn呢?你看,这不就被我追到了吗?”

“黑色的,还有……洛基。”

白兔皱了皱眉头,似乎还没有理解此刻的情况,“为什么,你会在这里?”

冲着自己发问的吗?

可是,这种问题,根本就不需要回答的吧,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,只是为了完成之前和莉莉丝的承诺,要把做完了古怪祭祀的白兔给解决掉。

所以,自己跟着黑兔一起来到了这里,为了……

对啊,自己,为什么会来这呢?

明明一diǎn觉悟也没有,一diǎndiǎn战斗的**也没有,来这里,是为了送死吗?还是説,在迷茫之中,迷迷糊糊的帮助黑兔,把白兔解决呢?

大家的实力都差不多,因此,二对一的话,哪怕自己这一边迷茫的不知所措,也绝对会是黑兔赢下战斗。只是,这样对自己来説,就真的好吗?

她是“恶”,而自己是“善”,然而,自己现在却对“善”,对自己存在的意义产生了怀疑。

考虑着自己的所作所为究竟是不是“善”,考虑着为什么自己一直在做“善”,却还是要被洛欣,被普通人如此的对待,考虑着自己的“善”究竟还有没有存在的意义。

因为,这实在是太奇怪了吧,没有理由,就要来卷入这场死斗吗?

“啊啊……明明不用想这么多的。”

黑兔报怨了一声,随即将戴在头上的帽子摘到了脑后。

黑兔,白兔,洛基,是一样的,一体共生的她们,除去了本性之外,不会有任何的区别。

“这场战斗……会一直持续下去的哦!”

体术,魔法,这些对于黑兔与白兔来説,都只是一件微不可言的小玩意而已。大家的实力都是相当的,因此,战斗的输赢,完全决定了彼此的意志,以及有无外来者的干扰。

白兔是纯粹的“恶”,她没有一diǎndiǎn的迷茫。

黑兔只是单纯的为了她自己的目的而行使着“邪”,换言之,她也没有任何的迷茫。

这一场战斗,在自己有了决断之前,是不会终止的,可是就是这样的自己,现在却有了一丝逃跑的意思。

然而在这里逃跑是绝对不允许的,不光是自己,而且那个黑兔在知道自己逃跑之后会有什么想法,説不定已经可以遇见。白兔只是单纯的为“恶”,説不定也会掺和上一腿。

这时候,应该只需要无脑的冲上去就可以了吧。不要去管自己做了什么,只需要把自己应该做到的目的完成就可以了。

而且,与黑兔一起,是目前最好的……办法。

“这不是……那个女人的想法么?”

就在抬起手的那一刹那,洛基忽然意识到了。

自身刚刚的想法,并不是黑兔灌输的,而是在很遥远的曾经,那个名为莉莉丝的女人,对自己产生的熏陶。

不惜一切代价,毫无感情的完成目的,为此需要采取最好的做法。

当时的自己还不是很理解她,可是现在,居然在无意识当中模仿了她。

那一定不是什么好的结局,因为现在的她,居然笨蛋到连自己的女儿都要下手,明明她们,是那个女人最宝贵的东西。

那么,如果自己也不考虑当下最好的办法的话,选择又会是……怎样的呢?

明显的,目的是没法完成了,白兔肯定不会在这里留下,而黑兔也不知道会对自己有什么看法。然而……这一场毫无意义的死斗,自己无论输赢,都无法获得什么。

幽与自己是不同的,再最后离开的时候,她的眼中充满了决然的神色。白兔与自己是不同的,她是那么单纯,只会想着为“恶”,抛弃了其余的杂念。

然而,自己与她们相比,却还每有找到前进的意义。换句话説,恐怕现在的自己,还不想和那个女人为敌。

这还真是,一段长久的孽缘啊,直到现在,自己也还是无法狠心么?

那么,就等一等再説吧!

所以……目前要做的就是……未完待续。。

宝鸡好的性病医院
酒泉白斑疯医院
苏州治疗白带异常医院
北京京都儿童医院患者评价
北京丰益肛肠医院住院部电话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